广东固法律师事务所

PW & PARTNERS LAW FIRM

非盈利性社会组织可以成为《反垄断法》规制对象

2020年6月3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对一起垄断纠纷案件作出一审判决,认定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具有市场支配地位,应受到《反垄断法》的规制【案号:(2019)京73民初188号】。

 

 

案件背景

 

原告广州市南沙区南沙加洲红酒吧为KTV企业,其使用的音像制品或作品曲库系统系通过向第三方购买而来。原告得知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以下称被告或“音集协”)是KTV曲库系统的集体管理组织,可提供KTV经营场所正版曲库系统使用服务。原告拟终止向第三方购买音像制品或作品歌曲放映系统,改向音集协购买KTV歌曲放映系统。2014年原告向音集协提出签订《著作权许可使用合同》,音集协委托广州天合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合公司”)与原告签约。因天合公司以原告补交前两年的著作权许可使用费作为签约条件,原告和天合公司未能签约。音集协从2014年起先后多次向广东省广州市南沙区人民法院起诉原告侵害其著作权。2016年9月,原告委托律师向音集协发出律师函,请求与其签订《著作权许可使用合同》,音集协仍然拒绝与原告签订合同,引发本案诉讼。

 

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是经国家版权局正式批准成立国内唯一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在民政部注册登记为非营利性社会组织,依法对音像节目的著作权以及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实施集体管理,属于全国性、行业性社会团体。天合公司受被告委托,是广东地区唯一的为卡拉OK行业版权使用费收取和交付使用提供服务的机构。

 

 

诉讼请求

 

原告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起诉音集协,主张音集协构成垄断,要求其停止垄断行为,要求双方以合理、同等条件签订著作权作品《许可使用合同》,被告向原告提供KTV歌库正版著作权作品使用服务和其所管理的著作权权利种类和作品、录音录像制品等的名称,权利人姓名或者名称,授权管理的期限等权利信息查询系统等。

 

 

法院观点

 

1  被告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的相关集体管理行为应受《反垄断法》规制

 

北京知产法院认为,被告作为音像节目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其相应授权许可等集体管理行为应遵守《著作权法》和《著作权集体管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的相关规定。根据《条例》第二条,集体管理组织是经权利人授权,集中行使权利人的有关权利并以自己的名义进行许可使用、收取使用费等相关活动的市场主体。被告作为音像节目的集体管理组织,以其名义提供音像节目的使用许可等服务,属于《反垄断法》第十二条所规定的经营者。虽然,根据《条例》第七条的规定,依法享有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中国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可以发起设立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但设立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应当具备的条件之一为“不与已经依法登记的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的业务范围交叉、重合”。可见,被告所从事的音像节目的集体管理,应为其特有的业务范围,具有唯一性的特点。《反垄断法》规制垄断行为,是为了保护市场公平竞争,提高经济运行效率,维护消费者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促进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健康发展。被告作为音像节目集体管理组织,其业务范围具有唯一性,从需求者替代角度分析,并不存在被告所主张的没有其他具有紧密替代关系的服务来构成相关市场问题,故被告据此主张其相应的集体管理行为通过《著作权法》和《条例》已能够调整,不应受到《反垄断法》的规制,缺乏依据,不予采纳。

 

2  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在中国大陆地区类电影作品或音像制品在KTV经营中的许可使用市场具有市场支配地位

 

北京知产法院援引最高人民法院(2013)民三终字第4号中对相关市场界定的分析,“相关市场的界定,主要从需求者角度进行替代分析,辅之以经营者角度的供给替代分析。在实践中,界定相关市场既可以采取定性分析的方法,又可以采取定量分析的方法。定性分析通常是相关市场界定的起点。在定性分析足以得出明确的结论时,不必要进行复杂的定量分析。”

 

本案双方的纠纷涉及的是KTV经营中的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以下简称类电影作品)及录音录像制品(以下简称音像制品)的使用许可领域,本院据此分析涉案被诉垄断行为涉及的相关服务市场范围和地域市场范围。

 

在本案确定的相关市场中,即中国大陆地区类电影作品或音像制品在KTV经营中的许可使用市场,被告目前是唯一的集体管理组织,即使另行审批成立其他集体管理组织,其业务范围也不会与被告出现交叉或重合。故被告所从事的相关类电影作品或音像制品的集体管理,应为其特有的业务范围,具有唯一性特点。在本案确定的相关市场中,KTV经营者既可向被告音集协处经授权许可取得其管理的相关类电影作品的放映权或信息网络传播权、相关音像制品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也可以从其他未纳入集体管理组织中的作品或制品权利人处经授权许可取得相关权利。也就是说,类电影作品或音像制品的权利人,既可以授权作为集体管理组织的被告音集协统一行使其权利进行使用许可收费,也可自行行使权利或授权他人进行使用许可收费。在权利人自行行使权利或授权他人行使权利的情况下,该权利人、被授权人与音集协同为相关市场中放映权或信息网络传播权使用许可服务的供给方。根据本案现有证据,音集协所管理的类电影作品和音像制品数量超过11万首,相对于上述作品的权利人而言,音集协管理的作品数量显然远远大于上述权利人拥有的作品数量。因此,相对于集体管理组织而言,上述权利人实践中通常被称为“小权利人”。而且,如前所述,从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的设立方式看,相关作品的小权利人也不存在自行设立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的可能性。音集协作为根据《条例》规定经国务院著作权管理部门批准成立、经国务院民政部门核准登记的社会团体法人,其相对于小权利人而言,具有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的特点。尤其是在KTV经营中,卡拉OK曲库的歌曲通常有数万首之多,KTV经营者事实上也难以向类电影作品或音像制品的权利人逐一获得相关作品的放映权或信息网络传播权使用许可,而集体管理组织在海量作品使用许可的授权中具有明显优势。由于其获得授权管理的类电影作品或音像制品具有明显的数量和规模优势,从而在KTV经营中具有很强的代表性,故本院认定其在本案确定的相关市场具有支配地位。

 

综上,根据被告的法律地位及KTV行业运作模式等情况,本院认定被告在中国大陆地区类电影作品或音像制品在KTV经营中的许可使用市场具有市场支配地位。被告提出其管理的音像节目数量不多、不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主张,缺乏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固法评析

 

北京知产法院在本案认定音集协在中国大陆类电影作品或音像制品在KTV经营中的许可使用市场具有市场支配地位,并应当受《反垄断法》规制。虽然最终判决驳回原告诉讼请求,但北京知产法院对非盈利性社会组织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属于受《反垄断法》规制对象具有重要意义。

 

判后,原告不服,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22年3月,最高法院二审判决维持原判,并支持一审对音集协具有市场支配地位和受《反垄断法》规制的认定,同时进一步阐述《反垄断法》并不禁止经营者具有市场支配地位,而是防止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损害消费者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的立法目的。小编后续将为大家带来最高法院二审观点分析,敬请期待。